新闻动态

老龄化趋势带动健康产业发展

发布:2016-09-02 16:32      点击:
 
 
    2016年4月24日,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杨燕绥教授做客南都公众论坛,对健康产业和老龄化问题发表了演讲,本文为杨教授演讲的整理稿。
 
    养老保障制度仍是最大的挑战
 
    让人们能够有健康长寿的有效需求叫关注个人财务生命周期,作为老年人要想有个良好的资产结构,先不说怎么旅游,怎么上大学,怎么投资,得先把布局做好,养老金应该达到消费支出的100%,社会才是稳定的,去年花了这么多,今年还得有这么多,但是面包政府给,那叫基础养老金,黄油自己买,得自己存。
 
    最后,中国现在面临着最大的挑战是,保障制度怎么办?过去我们以国企为主,所谓的“五险一金”的社会保障就是跟企业要钱,现在国务院开了三次会,减了2.25%,到目前为止,还占工资总额的28.75%,再加住房公积金是5%到24%,加起来还占企业工资总额的62.75%,还是很高,最高的养老保险的费率是28%。怎么办?中央统筹基础养老金需要一个信息系统,医疗保险合理控费,住房公积金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,我们要想让保险费率下降,让这个制度能够持续发展,你不能老降费率,降的方法多了去了,有两大资源:
 
    一是国企红利要划拨,一是住房公积金要改善。职业养老金和住房公积金先拿来买房,让我们年轻的农民工也能早点买房,还要去库存,还要让农民工在城市里赶快居住下来。
 
    但是有了首住房的人而且不是依靠住房公积金的,这个费率是不是可以降,给企业降负担,剩下一部分转为养老金,把它按财务生命周期,前半段养老金、住房公积金都去买房,先解决住房,房子有了后个人这个钱拿来做养老金,这样中国养老金市场会比现在翻十倍,这是很重要的战略。最后整个社会保障服务管理一体化,减少成本,运行加快。
 
 
    养老制度必须调整结构
 
    在“十二五”规划期间,民政部花了很大力气,批了地、盖了房,做了很多养老中心,每千人达到26张床 位 ,但是居然发现这些床位48.7%是空的,老人不去,为什么?因为如果那个床位只能解决吃饭睡觉的问题,那在家里就可以解决的,谁会跑到那个地方去?
 
    老年人一旦要离家养老,就是面对着一老问题,这需要面对着几种的处理,慢病的管理,病后的康复,还有失能的护理,还有临终的疏解,这些服务是儿女再孝顺也解决不了的,他需要的是这些服务。很多人愿意投养老产业,但就是找不到盈利模式。
 
    一旦国家进入深度老龄社会,这个时候开源节流调整制度结构。所谓制度结构理论上就是叫公共品,那个是由政府供给的,另一个准公共品,就是政府给你税收减免,找最优秀的机构来运作,实行相对低的管理费。
 
    对此,福利大师贝弗里奇讲的就更加通俗了,这个公共品叫面包,政府只能给面包,让所有老人吃到面包,看到医生,就是政府该保证的最起码也要做到的。面包政府给,黄油就得自己买,我一辈子干完了最后就等着政府的那点面包也太没出息了吧,所以得给自己挣黄油,让全家人都吃上黄油。
 
    到这个时候的结构调整,政府给面包,也要激励市民自己买黄油,如果一个国家的养老金制度导致的结果是大家都不想干活,都想等着政府发钱,那么这个制度是非常失败的。尤其对年轻人,它没有给年轻人信心,没有让年轻人看到实惠,所以年轻人不想参加,年轻人甚至问我买商业保险是不是都比社保好,这就糟糕了。到这个时候一定要调整制度结构。不能再靠提高企业费率、个人费率,我们费率已经到头了,那怎么办?调结构,这就是今天要做的非常重大的事情。
 
 
    未备而老是老龄化的最大问题
 
    前不久参加亚洲博鳌论坛,我有几点体会非常深,其中有一个论坛是讨论美国的经济是不是永远能领先,是不是能够持续复苏,而且在未来50年是不是还能领先?有三个美国专家,一个是搞金融的,一个搞IT的,一个是搞大数据的,但他们回答却是一样的,说这已经是美国人根深蒂固的想法,他们说当然美国是要领先的,理由是什么?理由就是看全世界的优秀人才是不是还愿意进美国,或者从美国的数据看,这些优秀人才进入美国的流量是不是有所减少,他们觉得到目前为止没有减少,优秀人才还在向美国流动。日本、印度等其他国家和地区还在减少,因此美国的优势就没有下降。
 
    第二个体会是他们怎么看待我们人口的指标。从经济上看,国家的总和生育率低于1.8的话,说明劳动力越来越珍贵越来越少,这意味着劳动力价格是要不断上涨的。如果产业能升级,科技附加值还比较高,那兴许还能赚得回来。
 
    这些问题对经济发展规划制订、投资策略都发挥了实实在在的影响。因此,要怎么看老龄社会和银色经济?关于人口老龄化的问题不能忽略,我们有一些经济部门,现在好一些了,以前他们对老龄化视而不见。随着人口老龄化,它对GD P的影响是非常明显的,忽略这个问题是不负责任的,但同时也不能悲观。
 
    从人口统计上来看,中国应该在2000年进入老龄社会,1996年就开始出现,统计人口都是5年为一个周期。大概在2025年前后,进入深度老龄社会,到了2040年之前,中国就进入了一个超级老龄社会。
 
    有个时间表,美国从进入老龄社会到深度老龄社会的时间是65年,它想了很多办法,有足够的时间来有备而老,中国前后加起来也就是40年。而最糟糕的是实际赡养比,如果以65岁为退休标准的话,那么15岁到64岁的都是劳动人口,我们的就业参与率只有50%。还有我们有比较多人会想办法提前退休,早一点退出劳动力市场,这使实际赡养比变得非常重。
 
    这样的情况比实际统计的情况要严重得多,按时间表我们进入了老龄社会,但是我们现在只有2.8个人交社会保险,养1个退休的人,所以实际上,我们已经进入了深度老龄社会,就是因为我们失业的多,低收入的多,还有早退休的多,这就使中国的老龄社会加重了它的程度。
 
    这考验着国家的公共政策。在进入老龄社会阶段,养老保障全覆盖,让老年人没有后顾之忧,让年轻人没有后顾之忧。本来就必须做到这一点,但我们现在已经进入深度老龄社会了,这些东西做完了吗?没有,我们确实没有做好,所以这个就是大家说的,未备而老。
 
 
 
    银色经济讲究的是质量和结构
 
    归纳一下,人口老化并非社会老化,人口老龄化意味着健康长寿是人们的希望,它告诉我们国家正在进入人类的第三大财富波:健康产业革命。当人均G D P一超过一千美金,人们的生育就开始变化;当人均GD P超过五千美金,人们的消费开始“购买”健康,吃饱了,居住也解决了,交通也还可以了,这时候就开始想着生活质量高点,寿命长点,健康点,往健康投资了,这就推动第三大财富波健康产业的到来。
 
    它标志着进入这样一个阶段,这个阶段我们把它称为银色经济,不要讲银发经济,银发是说人老了要等别人照顾。银色经济是指我们要基于人口老龄化的需求和约束条件,组织、生产、分配、流通、消费的活动及其形成供求关系的总称。
 
    银色经济跟工业4.0技术革命有什么区别?最核心的一个,银色经济要求的是技术进步人文进步并重,它更讲人文,因为工业革命讲的是发展,讲的是技术进步,而且叫优胜劣汰,落后挨打这些都是理所当然,但是银色经济的时候,人类很多事都是螺旋上升,回到原点,但回到原点是高级的原点,因为银色经济大健康产业的核心不是大机器、蒸汽、杠杆这些东西,它是生命科学,它更加研究人的生命怎么来怎么去,怎么更及早地发现问题,更准确对疾病进行定义,用药进行准确靶向治疗,医生以后不再是经验医生,他们要寻证医疗。
 
    到了银色经济的时候讲人文,更加注重人的生命,更加保护这个。这个时候我们的发展并不单纯追求GD P的总量,GD P的总量是农业时代追求的目标,是人均GD P的福利相关性,随着GD P高了,福利是涨了,GD P低了我的福利是不是降了,就看是怎么去进行各种资产的配置的。追求人均GD P福利相关性、经济速度和经济质量并重,G D P没有那么高,不等于公民福祉下降,那个时候讲的是质量和结构。
 
    到了这个时代就业开源、福祉改善并重,一定要随着人的寿命的延长,延长劳动年龄,增加就业参与率,大家都等着别人养自己,就不行了。那么,社会参与使物质资源国家企业个人最大限度地充分发挥和协作,社会参与政府主导在这个时代社会企业非常重要。尤其在公共服务里的医院、养老、学校,因为这些公共服务是所有人的成长都需要的服务,而且这些服务恰恰是知识型的服务,教育、医疗、养老都是知识型的服务,这才叫公共服务。
 
    我们看美国还是其他一些地区,医院都是社会企业,可以赢利,但没有股东,所以到了银色经济时代你可以去投资,社会企业可以向社会融资,但没有股东,它可以赢利但是不是按股东分配,是按本金还利,更主要的减法减的是股东利益,减的是政府税收,加的是人工的劳动力价格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讲的社会参与政府主导,社会企业为主要发展类型,那么家庭生育跟国家的人口规划并重,这才叫计划生育,其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———社会文化,社会文化变了,过去叫养儿防老,现在养儿也仍然防老,但是养老的方式不一样了,儿少了,而且离得远,只能辅助,不可能全面供养,要求每一个人学会终身自力,一辈子能劳动多少年,你这些收入不要月月光,你想到退休后还那么多年,尽可能早进入财富自由,到退休后有足够的财产,体体面面,哪怕活到90岁,100岁,行动不方便照样可以买服务才有尊严。然后,家庭的辅助和社会的服务并重,以此来解决医疗养老问题。